您当前的位置:纷纷雨首页 > 馆藏美文
文字〖
春天的怀念

发布时间: 2018/1/2 9:52:45

三月六日是哥姚世民去世一周年忌日。一年来全家人被悲痛折磨得死去活来。有时感觉梦幻一般的,这不是真的,这不是真的……好端端的一个人,怎么就走啦?可现实就是这般残酷,容不得有一丝侥幸。从医院到殡仪馆,从殡仪馆到墓地,一幕幕似放电影一般在我脑海里反复映现。一切都是真的,一切都已无法挽回,这残酷的可怕的现实!接受吧,这就是运命。现在我所能做的,就是把以前的生活片段挑一些出来,做为对逝者的怀念和祭奠。

哥长我二岁,记忆最深的就是小学三、四年级时,丁庆良老师叫住我:回家对你妈说,你哥在学校又调皮了,你哥在学校又打架了之类的话。我回家如实地对妈说了。我记不清妈是否骂了哥哥,不知哥是否很恼火,大概那时年纪小,看不出脸色吧。

哥喜欢下象棋,而且下得很不错。曾在内埠乡象棋比赛中拿冠军。多年以前的一个暑假,兄妹们都在家,哥一时心血来潮,教我和小妹下象棋,“車走直路炮翻山,马走日字象走田”,这是我对象棋最初的启蒙。知道了基本步子,我和小妹杀得难解难分。暑假之后,我们各奔东西,棋艺再没长进。

零三年一场“非典”,闹得人心惶惶。我们兄妹几个好容易在老家相聚了。哥拿出来几根体温计,依次递给我和妹妹们。当时温度计很紧俏,很难买。当时我不解,这么小的东西拿这么远,至于吗?多年过去了,才明白哥的一番苦心。

家里有啥事,哥总是一揽带包。前年夏天,母亲害眼疾。哥知道后,把母亲接走,陪着到医院看眼,说是泪腺堵塞,需要冲洗。隔天去冲一次,接连跑了十几趟,都是哥陪着,没拉扯我们。

前年秋天,天高气爽,我们一大家人在老家院里收核桃。姚元爬到树杈上,哥站在房顶上,长长的杆子打着核桃,雨点一样落下来,“当”的一声,核桃砸在谁的头上,”唉哟唉哟”疼得直叫唤,惹得大家都笑了。

又是一年秋天,老家的核桃又熟了。空落的小院寂寥而忧伤。哥正当壮年,却骤然离去,他再也不能和我们一起打核桃了。一阵秋风吹来,落了一地褐色的核桃。

大年初二早上,姚元从梦中醒来,抽泣不止。嫂子问;“是不是做梦了?”孩子点点头。他梦见和爸爸一起去河滩玩,勾起了对爸爸的思念。夕阳西下,晚霞绚丽,自由的小鱼、小虾,五彩斑斓的小石子,曾经的美好时光只能在回忆中重温了。

读林徽因的《悼志摩》,我也有同感。说骤闻噩耗,看到最熟悉的亲人,突然跌入另一个世界去了,如同隔着一块厚厚的玻璃,怎么喊也喊不应,怎么叫也叫不回,这难堪的永远静寂和消沉便是死的最残酷处。

殡仪馆高高的大厅中,哥的航船静静地停泊着。这是生命的最后一站,我和妹妹们守了四天三夜。那个情景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。阴郁的天空,惨淡的夕阳,寂寂的长灯,深不见底的暗夜,我以为已到了人生的边缘。

又是一个春天,心里的刺痛一阵一阵。我对自己说,不要流泪,不要悲伤,生命原本就是昙花一现,唯有安息才是永恒。愿哥在天堂里安息!

选自《河南洛阳派出所所长姚世民纪念馆》
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 
网站简介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 | 联系我们 | 意见反馈 | 网站公告
Copyright www.fenfeny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:纷纷雨纪念网 皖ICP备B2-20090012号
客服电话:0562-2828653 传 真:0562-2832925 客服邮箱:fenfenyu.com@163.com
关闭
关闭
纪念子女群
  120733184
综合纪念群
  329373139